上海时时乐200期走势图|
首頁

汝州交投債務違約之謎:經營良好、22.19%負債率,為何一再延期?

蔡越坤2019-04-05 10:40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報 記者 蔡越坤 兩份法院的民事裁定書讓王建再也“坐不住”了。

近日,兩則法院的民事裁定書揭開了河南省汝州市兩家城投平臺的債務風險問題。分別為汝州市鑫源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鑫源投資”)和汝州市交通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汝州交投”)。

據記者調查了解,王建所在的金融機構陷入了一起租金違約泥潭中,違約方恰是汝州交投;擔保方為鑫源投資。

另據王建給記者提供的一份《汝州市交通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債務風險情況的匯報》中指出,2018年以來,融資形勢嚴峻,汝州交投共計發生逾期共約八千多萬元。其中涉及6家融資租賃公司和一家銀行,逾期金額從幾百萬到幾千萬不等。

對此,記者多次致電汝州交投相關方均未接聽電話,只是回復短信稱:“正在開會,稍后聯系。”截至發稿,汝州交投并未與記者聯系。

王建所指的違約城投平臺是汝州交投,擔保方為鑫源投資,股東及實際控制人均為汝州市國有資產管理辦公室。汝州交投是汝州市重要的交通基礎設施建設主體,主要負責汝州市國、省干線、橋梁以及縣、鄉道路等基礎設施建設業務。汝州位于河南省中西部,處于鄭州、洛陽、平頂山、許昌、南陽等交叉輻射地帶,是中原城市群副中心城市。

而他所在的公司受困于汝州交投于2018年下半年發生租金違約的泥潭中無可奈何。據經濟觀察報了解,汝州交投與多家融資租賃機構發生了租金違約的情況。

再三延期

“公司項目涉及到某個政府平臺租金違約,手續合法合規,向媒體反映也是逼不得已,需要跟領導再次確認下。”2019年1月21日,王建對記者表示。

第二天,2019年1月22日,當記者再次與他溝通時,王建表示:“債務人請求在2019年春節前再給最后一個寬限期。而且,債務人相關負責人親自到公司來面談,公司領導雖然糾結,但也還是給了個面子,愿意接受延期償還債務。”

時間流逝,2019年春節過后已接近兩個月。2019年4月3日,是記者第三次正式與王建交流。然而,王建和他的領導仍然沒有收到汝州交投的還款。

原本王建仍然準備繼續等待汝州交投主動償還違約租金。但是,近日兩則關于汝州交投和鑫源投資的法院民事裁定書讓他再也“坐不住”了。此前,王建表示,汝州交投對于債務償還計劃一再延期。

具體而言,第一則為,3月29日福建省廈門市思明區人民法院公布的民事裁定指出,“原告天津濱海新區弘信博格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于2019年1月25日以汝州市中醫院、汝州市鑫源投資有限公司已償付其主張的逾期租金、逾期付款違約金、案件訴訟費、財產保全費、財產保全擔保費為由向本院提出撤回起訴。”

另一則裁定書為,2019年1月8日,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公布的民事裁定書內容指出,“申請人奧克斯融資租賃股份有限公司于2019年1月8日向本院申請訴前財產保全,請求凍結被申請人汝州市中醫院、汝州市交通投資發展有限公司、汝州市文化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的銀行存款人民幣27,144,210.00元或查封、扣押其相應價值財產,并由申請人于2019年1月8日為該訴前財產保全提供擔保。”

如果法律訴訟可以促進解決問題,王建和他的領導又何必苦苦等待。

王建對記者表示:“已經有兩家融資租賃公司發起了對于汝州交投的訴訟,按照目前形勢發展下去,肯定會加速其他債權人融資租賃相關方發起訴訟的可能性。”

此外,據王建描述,有多家融資租賃平臺應該都給汝州交投發送過律師函,但是均未獲得汝州交投的有效回復。

據王建給記者提供的一份早在2018年12月份發送的律師函顯示,第一,要求汝州交投立即償還全部欠款;第二,公司將根據《融資租貨合同》、《保證合同》和《征信投權書》的約定或者相關法律法規允許的所有必要法律措施追究承租人和保證人的法律責任。

律師函是指律師接受客戶的委托就有關事實或法律問題進行披露、評價,進而提出要求以達到一定效果而制作、發送的專業法律文書。融資租賃平臺盡管給汝州交投發送了律師函,但是仍然并未正式對汝州交投發起正式的訴訟。

對于為何遲遲未對汝州交投發起訴訟,王建表示,因為目前眾多與汝州交投發生的債務存量規模,均在各家融資租賃機構的風險控制范圍內,各家融資租賃機構目前也愿意給汝州交投時間,慢慢去解決債務問題。

王建對記者直言:“如果是民企或者國企,早就發起訴訟了。之所以未激進地直接訴訟汝州交投,是因為在面對城投平臺時,可以理解是城投平臺的融資壓力,愿意以時間換空間,逐步解決化解債務問題。”

此外,王建對記者表示,在汝州交投發生租金違約期間,曾多次口頭承諾將要還款,但是到了還款日,卻以政府正在協調、資金不到位等多種理由繼續延遲還款計劃。

應收款項比重高

“汝州交投一般是做市政建設項目,一般融資多屬于借新還舊或者短借長投。”王建對記者表示。

值得關注的是,2018年汝州交投發生債務問題,而追溯至汝州交投2017年的財務數據,或許汝州交投對于王建所在融資租賃公司延期背后“另有隱情”。

據王建給記者的一份關于汝州交投評級報告披露的財務數據指出,截至2017年9月末,汝州交投應收款項占資產總額的比重為51.22%,由于應收對象主要為當地政府部門,回款時間易受政府資金調劑影響存在一定不確定性,對公司資金形成占用,資產質量一般。

此外,早在2018年4月份該評級報告便揭示出,汝州交投有息債務快速增長,未來償債壓力加大。2016年末公司有息債務規模為8,000.00萬元,2017年9月末增加至68,118.30萬元,償債壓力加大。

王建表示,每次與汝州交投協商還款時候,也會與擔保方鑫源投資協商。據王建描述,鑫源投資面對汝州交投的債務問題時回復,所借資金自己并未實際使用,正在協商解決,暫時也沒有能力償還。

而記者發現,擔保方的鑫源投資也面臨應收款項比重高的問題。根據鵬元資信評估有限責任公司(簡稱“鵬元資信”)對于鑫源投資2016年公司債券2018年跟蹤信用評級報告,截至2017年末,公司存貨中的土地資產和工程施工占總資產的比重為78.56%,其中被用于抵押的土地賬面價值44.10億元,占總資產的比重為13.22%,另外公司絕大部分土地均未繳納土地出讓金;截至2017年末,其他應收款賬面價值28.97億元,對公司資金形成一定占用,資產流動性較弱。

此外,鵬元資信評級報告披露,鑫源投資有息債務規模繼續攀升,償債壓力較大。截至2017年末,公司有息債務為118.08億元,同比增長41.18%,其中2019年公司到期的有息債務高達56.33億元,面臨較大的償債壓力。

關于應收賬款的占用對于債務的償還,王建建議,希望汝州市財政盡量解決汝州交投的應收賬款占用問題。

王建描述稱,汝州交投對他回復表示,政府正在協調當地銀行融資方式解決,但是仍然需要時間。

市政府督促盡快解決

“無法及時還款的客觀因素不會一直存在,今年以來融資環境也發生了改善,但最不滿意的是,當地政府和企業對于債務問題的處理方式和事情的重視程度。”王建對記者吐槽。

據王建給記者提供的一份汝州交投承諾函指出,汝州交投承諾將于2018年底對于應付未付本息、逾期利息費用及違約金的兌付,逾期利息費用及違約金遵照合同及補充協議約定支付。

但是截至4月4日,記者與王建再次確認時,王建對記者表示,汝州交投仍然沒有完成清償,只是還了承諾的一部分債務。

此外,據王建給記者提供的一份顯示為汝州市國有資產管理局于2019年1月9日發的一份情況說明,其中指出,“經認真核實,汝州交投不存在900萬元擔保債務逾期情況。”

在該情況說明中,汝州交投公布的資產負債情況令人疑惑。

該情況說明還指出,“汝州交投為汝州市國有獨資公司,主要經營范圍是交通基礎設施項目、客貨運輸項目、現代物流項目的投資,建筑材料批發零售,大型房屋工程建筑設計、施工建設,房地產開發與經營、商品房銷售等。公司資產負債率為22.19%,經營情況穩健良好。”

同時,該情況說明內容顯示,“政府每年將負有支付責任的項目資金列入預算及時撥付,必要時,還會專門撥出一部分資金為國有企業臨時周轉,助推國有企業持續平穩健康發展。”

既然情況說明中稱,“公司資產負債率為22.19%”,汝州交投又何以一再延期還款令王建疑惑。

對于債務問題,記者也致電汝州交投和鑫源投資。鑫源投資相關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市里一直很重視相關債務問題,要求很嚴。4月3日,市政府組織開會提到相關債務處理問題時,對于尚未償還完畢的債務問題督促盡快償還。”

但是對于還款計劃,鑫源投資相關負責人表示:“具體還沒有。”而記者多次致電汝州交投的相關負責人,電話卻一直無人接聽。回復短信稱:“正在開會,稍后聯系。”但是,截至發稿,汝州交投并未與記者聯系。

而對于未來汝州交投的還款計劃,王建表示:“因為汝州交投屢次失信,現在都不太相信了。接下來,第一,發起訴前保全資產;第二,繼續協商和解,都是可以解決的方案。”“但目前只能選擇繼續等待。”經濟觀察報對此將持續關注。

(文中王建為化名)

資本市場部記者
主要關注債券、信托、銀行等領域的市場報道。
上海时时乐200期走势图 老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 澳客网彩票足彩胜负彩 彩客网完整比分直播 福盈门彩票网75秒时时彩 打牛牛什么牌不能抢庄 快三计划师都是真的吗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官网 彩一彩票 北京pk10最稳定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