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时时乐200期走势图|
首頁

友信金服張適時: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 金融科技能做什么?

2019-04-08 10:48

“在技術發展突飛猛進的當下,企業獲得更多投資機會的同時,也伴隨著投資風險。顯然,中小企業是經濟發展的中流砥柱,然而小微企業融資難卻是世界性的問題。”在3月26日至29日召開的博鰲亞洲論壇2019年年會上,意大利經濟與財政部部長喬瓦尼·特里亞曾這樣談及技術發展下企業遇到的機遇和難題。

博鰲論壇已經落幕,但其中不少議題卻值得持續探索,在一個新的“競爭中性”原則下,給民營企業特別是中小微企業更多的支持和發展信心是金融業供給側改革的頭等大事。

為了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這一世界性難題,監管機構已經做出不少嘗試:在今年年初,央行將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小型和微型企業貸款考核標準由“單戶授信小于500萬元”調整為“單戶授信小于1000萬元”;兩會上,政府工作報告要求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小微企業貸款增長30%以上。

而除了銀行這一供給主體之外,以金融科技平臺為重要模式的新金融業態也在不斷參與到緩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難題中,助力金融機構,共同構建起多層次、廣覆蓋和有差異的普惠金融體系,進一步提高小微群體的金融可得性。

微信圖片_20190404163347

友信金服CEO張適時在博鰲亞洲論壇發言

小微企業融資難題

喬瓦尼·特里亞認為小微企業是經濟中流砥柱的觀點并沒有錯。有數據顯示,美國、德國、日本中小企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到50%,對就業的貢獻率可達60%以上。在中國,目前有超過7300萬注冊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占到我國企業總數的80%以上,GDP占比超過60%。這一數字還遠遠沒有算入非注冊的、更微型的個體生意,例如移動互聯網發展之后大量的網商、微商。

然而,根據工信部的統計,截至2017年末,我國38.8%的小型企業和40.7%的小微企業的融資需求得不到滿足。中國中小微企業正規部門融資缺口接近1.9萬億美元,融資缺口率達43%,占GDP的17%。

在博鰲論壇上,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朱民分析了小微企業融資難的原因:本質上源于三個不對稱,即信息不對稱、風險不對稱和成本收益不對稱。在他看來,企業不應該分為民營和國營,只要這個概念還存在,就解決不了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的問題。其次,改善貨幣傳導機制只能解決金融轉向實體經濟的問題,而不能破除小微金融的困局。

同樣作為博鰲論壇嘉賓的友信金服CEO張適時也根據自己多年的從業經驗總結了國內小微企業融資需求的特點,在他看來,小微企業主的主要融資需求大概有以下幾類:第一,用于小規模修繕或業務擴張,比如新開店需要20萬的資金,自己有10萬的積蓄,還需要借10萬;第二是季節性、規律性的周轉,小微企業主有非常頻繁的進貨出貨、墊資等隨行業自身特點產生的規律性資金周轉需求;第三則是應急性的資金需求。大部分小微企業無法像大企業一樣進行非常專業、系統性的現金流管理,通常是小微企業主個人去管理自己的現金流,這中間就會產生很多因管理不科學造成的應急性資金需求。

以往,小微企業融資主要通過傳統金融機構和民間借貸來獲取。傳統金融機構以銀行為核心,近些年來隨著中央的支持,為小微企業主融資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2018年4月,央行定向降準引導金融機構增加小微企業貸款投放;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對銀行普惠金融服務實施監管考核。在政策鼓勵下,銀行已經采取多種模式擴大對小微企業的授信。截至今年二季度末,普惠領域小微企業貸款(包括單戶授信小于500萬的小微企業貸款以及個體工商戶及小微企業主經營性貸款)余額7.35萬億元,同比增長15.6%。

金融科技能做什么?

“小微企業在產生外部融資需求時,效率、額度與成本是核心考量,各種傳統融資渠道難以很好的滿足該需求。”張適時認為,要規模化、系統化地解決這個難題,并沒有現成的路可以走,亟需各個層面的創新。

作為傳統金融的有效補充,金融科技可以助力金融機構,共同構建起多層次、廣覆蓋和有差異的普惠金融體系,進一步提高小微群體的金融可得性,提升服務小微企業的效率。

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張適時表示,一般來說,服務小微企業主有兩個難點,目前來看,通過技術的手段都得到了比較有效的解決。“第一,在小微企業主客戶的獲取上,傳統方法效率是比較低的。比如,傳統金融機構愿意服務的企業貸款需求額度都比較高,但是一家小微企業的貸款可能只需要10萬元,那么,一個銀行員工去服務額度為1千萬貸款需求的企業,其成本很低的,但要去服務一群借10萬塊錢的人,它的效率是不夠高的。所以說,金融科技使得獲取客戶的效率有了很大的提高,才使得小微企業的融資需求得到滿足成為了可能。第二點,在整個過程里面對于小微企業主風險的識別也有了更便捷、安全的手段。以人工為核心服務的過程中,效率會比較弱,服務的人數也有限,伴隨著數據化和人工智能技術為核心的反欺詐手段的引入,能夠更好地識別欺詐風險。從這兩點看,科技的引入和線上化的獲取方式,使得整體服務效率得到了提升。”

上海市工商聯副主席周桐宇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傳統銀行在服務占總量20%左右的頭部中小企業方面有其優勢,但在觸達體量更小、代表我國經濟“毛細血管”的小微企業方面,力有不逮。大多數信貸需求在100萬元以下的小微企業沒有被滿足。

正如張適時所說,由于高昂的信貸員人力成本,以及可能出現的道德風險,重度依賴線下信貸員體系在風險可控的情況下,資產總量存在天花板,無法持續規模化。

科技力量發力

“中國的金融科技在過去幾年得到了充足的發展空間,今時今日,已經形成了以支付作為底層核心的基礎設施建設,在這個基礎上,信貸領域不斷成熟,也為金融的普惠度帶來了更多的可能性,” 張適時在博鰲論壇上表示。

在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需求的問題上,張適時所在的友信金服等金融科技平臺,通過金融科技的變革拓寬了服務邊界,為小微金融落地提出創新方案。

通過持續的數據挖掘,友信金服積累了大量的客戶數據,利用先進的金融科技技術,探索出了一套解決這類小微企業主群體經營性資金需求的系統性方案。

和傳統商業銀行需要衡量企業信用、財務狀況的授信模式不同,友信金服以小微企業主為信用主體,通過衡量個人信用而非企業信用,為借款人提供小額融資信息中介服務。由于個人信用有更加標準化和可規模化的數據,并且可以跨行業、多維度來衡量個人的信用情況,在很大程度上解決了由于信用信息不對稱帶來的金融可獲得性缺失的問題。

而得益于數據技術的應用,友信金服可以精準、高效地進行客戶風險甄別。張適時介紹,平臺過往在風控環節上,人工的占比達到70~80%,數據的作用只占到20%左右,使得每筆貸款的批核需要3~5個工作日;但是隨著金融科技能力的提升,目前數據在整個決策中的占比已經達到了90%,目前的批核速度是以分鐘甚至秒級來計算。

在反欺詐環節,加上之后的信用評估環節,友信金服應用了包括人工神經網絡、關系網絡模型、隨機森林、XGBoost 等一系列算法,排查欺詐客戶,以及為不同信用水平的客戶實現了差異化定價和管理。公司的全流程智能風控系統將客群分為 A-E 五個風險等級,對不同等級的客戶使用不同的策略,形成了一套完備的風險管理體系,極大的提高了小微金融服務的效率。

“金融天生就是技術以及數據驅動的。”張適時在博鰲論壇上接受采訪時也表示:從長遠看,移動互聯網、人臉識別這些底層數據領域的流動,最終會改變上層銀行的表現形態。

姜鑫/文

上海时时乐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