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时时乐200期走势图|
首頁

搶人變搶房?杭州樓市上演變臉記

饒賢君2019-04-11 21:56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報 記者 饒賢君 “杭州開放落戶了?什么時候能落?要準備什么材料?麻不麻煩?”盡管身在金華,但李光(化名)對杭州落戶政策的風吹草動十分敏感,在看到杭州落戶新政發布的第一時間,他就動了落戶杭州的念頭。

對李光來說,落戶并非最終目的,買房才是。

李光家境富裕,有數個來料加工工廠和服裝廠,“出于合作上的需要,經常會到杭州去,這次如果落戶放開的話,打算在杭州買點房產,一方面是以后出差有個落腳的地方,另外也是一筆不錯的投資。”

4月3日,杭州發布《關于貫徹落實穩企業穩增長促進實體經濟發展政策舉措的通知》,宣布將放寬對外地人口落戶的限制條件,在其后的清明節小長假期間,人才新政的消息發酵傳播,短短數日,接近20位位于浙江、江蘇、江西、安徽等不同省份的各界人士向記者咨詢杭州落戶新政的相關信息。

杭州的房產經紀人則在數日間進入了旺季的工作狀態,杭州我愛我家、鏈家、豪世華邦等多家房產經紀公司的經紀人都對記者稱,近期幾乎不間斷、連軸轉,每天都有大量身處外地的潛在客戶以及在杭外地戶口客戶來電咨詢,甚至有人提出能否先定下房子,等完成落戶后再按照現價簽訂合同。

我愛我家的一位中介對記者表示:“現在客戶、業主的預期比較一致,都覺得在落戶政策出來之后,樓市會有一波行情,所以情況基本上和前兩個月倒過來了,從客戶挑挑揀揀、房東著急想賣,變成客戶著急要買、房東捂著不賣。”

人才新政帶來的新客戶預期,疊加土拍行情的火熱以及“萬人搖”新盤的重現,杭州樓市已經春意盎然。

搶人升溫

在已公布2018年最新人口數據的各大城市中,杭州以33萬的人口凈流入量位居第四,相比2017年跌落一個排名。

根據各城市公開數據,深圳、廣州、西安分別以49萬、40萬和38萬的人口凈流入量排在杭州之前,成都、重慶、鄭州、長沙則以超過20萬人的凈流入量緊隨其后。

前有西安,后有成都,此前在包括獵聘、智聯招聘等多個招聘平臺數據報告中一直位居人才吸引力榜首的杭州,在2018年的人才爭奪戰中表現并不亮眼。

2017年以20萬人口凈流入量(刨除西咸新區并入帶來的人口增長)在各城市中排名第五的西安,在2018年的搶人大戰中以90%的人口流入增長率脫穎而出,排名超越了杭州及長沙。

排名緊隨杭州的成都,人口凈流入量從12.6萬增長至28萬,同比增長122.22%,同期,杭州的人口凈流入增長率約17.86%。

早在2017年1月,西安就發布了“史上最寬松”落戶政策,將落戶條件直接放寬至大中專院校學生、未在西安就業的普通高校技校學生,成為全國新一線城市中落戶要求最低的城市,率先拉開搶人大戰序幕。

西安之后,南京、武漢、成都、長沙、鄭州等國內重點城市紛紛“參戰”,發布人才新政,將落戶條件放寬至本科以上學歷,例如成都,45歲以內本科生及以上學歷憑畢業證即可落戶,成為落戶條件寬松程度僅次于西安的城市之一。

而杭州則成為除北京上海外,眾多重點城市中落戶條件最嚴格的城市之一,在4月3日的人才新政發布之前,杭州僅碩士及以上學歷畢業生方可先直接落戶,本科學歷人才落戶需要連續繳納一年社保(不含補繳)并提供一年居住證明,且年齡限制在45歲以下,大專學歷人才落戶則必須符合緊缺專業要求,并繳納一年社保(不含補繳)并提供一年居住證明,且年齡限制在35歲以下。

嚴格的政策使得不少長三角及周邊地區的人才選擇了其他城市,例如落戶政策更寬松的南京、寧波。

2018年,剛剛從上海一家世界500強企業離職來到南京的梁輝就是其中之一,“我是浙江人,一開始是考慮到杭州的,但是當時40歲以下的本科生可以直接落戶南京,而到杭州還要再交一年社保,都是長三角地區的新一線城市,發展潛力差不多,我就落戶了南京。”梁輝稱,雖然戶口本很薄,但是能給人很大的歸屬感。

盡管姍姍來遲,但杭州開出了獲取“歸屬感”的新條件,根據4月3日的杭州人才新政,“全日制大學專科及以上人才在杭工作并繳納社保的,可直接落戶”,也就是說,原本的年齡以及社保繳納年限兩大限制可能被放寬,杭州的人才落戶要求降低至與其他新一線城市同一水平線。

不過,杭州的人才落戶新政尚未落地,根據拱墅區祥符派出所戶籍咨詢窗口的回復,目前仍未有相關細則發布,是否取消年齡及社保繳納年限兩大限制需要等待新政細則確認,當前辦理人才落戶依舊按照原政策要求實行。

“只要放開,我就去買”

盡管只是寬松的預期,杭州人才新政已經吹動了樓市的一池春水。

“本來,杭州這個月的土拍情況,包括新的‘萬人搖’樓盤出現,已經讓很多房東、客戶的觀點動搖了,現在人才新政一出,幾乎是一致看好,這就像股市里突然爆發大利好,持有的堅決不動,在外面的削尖了腦袋想擠進來。”杭州豪世華邦的一位店長說。

據了解,2019年3月,杭州連出兩個“萬人搖號”大紅盤,分別為西湖國際城及華夏四季,中簽率分別為1.5%和2.71%,兩個項目的銷售均價與周邊二手房均價都有超過萬元的倒掛空間,因此受到強烈追捧。

而從2018年下半年頻頻出現流拍現象的土拍市場,也在3月出現顯著回暖,例如,在3月29日的土拍中,五宗住宅用地出讓,三宗溢價率超過40%,一宗超過30%,一宗超過10%,其中余杭喬司地塊的樓面價刷新了板塊最高價。

“萬人搖”加上高溢價成交的火熱土拍市場,與2018年底眾多新盤流搖、土拍流拍形成了鮮明對比,杭州樓市“脫冬入春”的呼聲漸高,而人才新政無異于在這火熱情緒上又加了一把油。

多位中介對記者表示,目前,樓市的買賣雙方幾乎調換了原本的立場,買方變得著急,賣方則開始觀望。而就在此前半年期間,大多數買方都在等待房價的下跌,房東開始急于出手,杭州二手房掛牌量激增。

透明售房網數據顯示,2018年3月,杭州二手房掛牌量僅2.5萬套,2019年3月,杭州二手房掛牌量已經接近7萬套,且仍處于增加趨勢中。

前述豪世華邦店長表示:“現在前來咨詢的主要是兩種客戶,一種是長三角區域的有錢人,打算來投機一波,另一種就是被新政吸引過來的有購買力的中高端人才,我相信新的需求也就是新的剛需群體將涌入。”前者類似于李光,后者則是更多在考慮逃離北上廣深的“梁輝”。

李國安屬于第三種人,年齡已經超過40歲、擁有大專文憑、在衢州工作的他原本并不符合落戶杭州的條件,但如果年齡限制和社保繳納年限放開,他就有機會成為新杭州人,“落戶就是為了買房,買房給兒子留著,以后在杭州工作的話就有房子了,在別的地方上班就再賣掉,反正房子買著不會虧。”

盡管孩子還沒開始上大學,但李國安相信提前為孩子做好準備總不會有錯,他也相信杭州是浙江本地人的最優選擇,“上海太貴了,南京西安什么的太遠了,老家是小城市,孩子肯定不愿意待,以后最好還是到杭州,杭州發展也快啊,還要辦亞運會,怎么算都合適。”

相比北上深,杭州的購房難度相對較低,根據《2018年全國50城房價收入比報告》,杭州的房價收入比為18.1,遠低于深圳的34.2、上海的26.1及北京的25.4。不過,在浙江省內及除上海外的長三角周邊重點城市中,杭州的房價處于高位,其均價約3.3萬元/平方米,高于南京的2.9萬元/平方米、蘇州的2.3萬元/平方米、寧波的2萬元/平方米。

“只要放開,我落完戶第二天就去買!”李國安表示,首付的錢已經準備好了。

與李國安有著類似想法的浙江本地人士不在少數,記者身邊的親友稱,“要不要去杭州買房”在清明假期期間,成為很多聚會中重點討論的話題,杭州省會城市的地位以及“家門口的新一線城市”屬性,引發了省內投資客、剛需族的躁動。

“政策放開,杭州的人口只會越來越多,那需求肯定越來越大,我覺得就會漲,像去年杭州房價開始跌,大家都覺得沒有新的需求了,沒人接盤了,都急著要賣,現在有新的需求了,這個預期不管最后怎么兌現,這就是炒作的空間。”原“太太炒房團”成員劉敏對記者稱,她的姐妹們已經開始實地踩盤,伺機而動。

不過,劉敏也表示,即使有增長的可能性,整體漲幅應該也不會太大,“從投資的基本面來看,新增需求導致短期價格有所爆發是必然的,但是杭州的住宅供給量也在顯著提高,所以總體來說供需關系我覺得不會產生很大的變化。”

不動產運營報道部記者
對一切有趣的事物充滿好奇,探尋真相與本質,關注地產細分領域。
上海时时乐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