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时时乐200期走势图|
首頁

“釣魚維權”備受指責 視覺中國“鷹眼”維權系統戰果累累

錢玉娟2019-04-12 09:53

(圖片來源:全景圖片)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錢玉娟 任曉寧 昨天被熱議一天的視覺中國,4月12日一早,發出了致歉信,并表示自愿關閉網站開展整改。經濟觀察網記者今天登陸視覺中國官網顯示,無法打開頁面。

視覺中國的致歉及整改是由于天津網信辦的約談。4月11日,天津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連夜約談視覺中國網站,責令該網站立即停止違法違規行為,全面徹底整改。

按照計劃,4月12日也是視覺中國占比55.39%的解禁股票流入市場的日子,視覺中國股價走勢也將引起關注。

4月10日晚,人類歷史上第一張黑洞圖片被公布出來,引發熱議的同時,更引來諸多品牌“蹭熱點”宣傳。但出人意料的是,這張黑洞圖片的版權歸屬卻成為爭議的發端。

圖片的“黑洞”

4月11日上午,視覺中國網站顯示,其已經拿到了這張黑洞圖片的版權,在圖片右側的說明里還用標紅字體寫到“用作商業用途將被追究賠償”。

上述消息一經發布,隨即引發網友吐槽,甚至被挖出連中國的國旗和國徽都被視覺中國標為版權所有并售賣。這更讓共青團中央于11日下午在其官微發布截圖并提出疑問——“國旗、國徽的版權,也是貴公司的?”

不僅如此,經濟觀察網記者還看到,包括海爾、百度、蘇寧等在內的企業,都苦于自身LOGO被視覺中國標記了版權,想要采用還得支付版權費用。

在采訪中,經濟觀察網記者還看到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小艷發表長文指出,她的顧問單位曾收到視覺中國發來的文件,要在使用了其享有版權的圖片后付費。

原來這個顧問單位從劇組渠道獲得了旗下藝人莫小奇的劇照并發出,這還引得莫小奇自己評論到,“我自己的平臺,發我自己的圖片,結果還收到通知要求我付版權費。”

在對視覺中國的指責中,還有不少像六神磊磊、三表龍門陣等自媒體大V。伴隨外界對視覺中國的“口誅筆伐”逐步達到高潮,就連其旗下的漢華易美也被圍攻。記者在發稿前分別登陸以上兩個頁面,發現視覺中國頁面無法登陸,而漢華易美的網站鏈接也遲遲無法轉入。

視覺中國創始人柴繼軍最先就黑洞圖片回應稱,從合作伙伴法新社取得了黑洞圖片的編輯類使用授權,只能用于新聞使用,不能用于商業用途。其客服則明碼標價,新聞傳播800元,商業用途需要特別申請基本在3000元以上。

同時,就國旗、國徽等圖片,他也表示,這些照片很多都是供稿人上傳上來的,視覺中國已經進行了撤銷版權聲明。

然而,經濟觀察網記者了解到,視覺中國已經“悄悄”刪除了黑洞照片以平息言論,此外,對于平臺上出現的國旗和國徽等圖片,它也選擇主動低頭道歉。

“網友舉報的視覺中國不合規圖片,經查由視覺中國簽約供稿人提供,視覺中國作為平臺方負有審核不嚴的責任,為此深表歉意。同時,已對不合規圖片做了下線處理,并將根據相關法律法規持續性的加強審核,避免類似情況發生。”視覺中國稱。

然而,讓柴繼軍和視覺中國都想不到的是,即使是對相關爭議圖片進行了刪除、下架,并公開致歉,但外界仍在指責視覺中國“濫用版權、漫天要價”的“釣魚”維權盈利模式。

恰好發生在股票解禁日

4 月 11 日晚間,視覺中國通過官方微博聲明,"經網友舉報的視覺中國網站關于國旗、國徽等不合規圖片,經查該圖片由視覺中國簽約供稿人提供,視覺中國作為平臺方負有審核不嚴的責任,為此深表歉意。視覺中國已對不合規圖片做了下線處理,并將根據相關法律法規持續性的加強審核,避免類似情況發生。"

當晚,天津網信辦約談視覺中國,認為視覺中國在其發布的多張圖片中刊發敏感有害信息標注,引起網上大量轉發,破壞網絡生態,造成惡劣影響。責令視覺中國網站立即停止傳輸相關信息,采取措施消除惡劣影響,并保存相關記錄。要求其切實履行網站主體責任,從嚴處理相關責任人,全面清查歷史存量信息,同時要求該網站加強內容審核管理和編輯人員教育培訓,杜絕類似問題再次發生。

目前,視覺中國已采取措施對不合規圖片全部下線處理,并根據相關法律法規自愿關閉網站開展整改。

具有戲劇性的是,事情發酵的4月11日,恰好是視覺中國股票解禁日。這些股份占比55.39%,按當下的公司市值計算,價值108.65億元。根據計劃,4月12日,這些股票流入市場進行交易。

視覺中國于2014年上市,10名大股東曾承諾60個月內不轉讓股票,解禁日正是4月11日。此次解禁涉及的股東有10位,分別是吳春紅、廖道訓、吳玉瑞、柴繼軍、姜海林、陳智華、袁闖、李學凌、高瑋、梁世平,且這10位為一致行動人,為視覺中國實控人。

此次解禁是五年前視覺中國借殼遠東股份所定向增發的股份,當時定增發行價為5.28元/股,五年期間未實施過股份送轉。

昨日事情發酵后,視覺中國盤后上漲3.02%。

“鷹眼”的戰果

經緯中國創始管理合伙人張穎在2018年7月時就透露,視覺中國開發了一個系統,有組織地大范圍搜索未授權疏忽使用他們圖片的企業,然后漫天開價索要幾十萬人民幣巨額賠償,要挾企業簽年度合同。“從該公司收入角度來看,據說‘戰果頗豐’。”

經濟觀察網記者從公開資料了解到,2017年時,視覺中國自行研發出了一個叫做 “鷹眼”的系統,從視覺中國2017年年報中可知,這套鷹眼系統能夠追蹤到公司擁有的圖片在網絡上的使用情況,更好地鎖定潛在的客戶并滿足其需求,實現精準營銷,大大降低獲客成本。數據顯示,在2017年報告期內,視覺中國通過“鷹眼”發現的潛在客戶數量較去年同期增幅超 84%,新增年度協議客戶數量較去年同期增長超 54%。

針對“濫用維權、漫天要價”的指責,柴繼軍表示,因為未經授權使用圖片的現象非常嚴重,很少自媒體會主動來得到合理授權。他還強調,“實際上,到視覺中國這里來獲得授權并不是特別高的價格,自媒體也需要逐漸培養起圖片版權意識。”

調皮電商創始人馮華魁指出,視覺中國“只是摟草打兔子”,先把能得到的圖片“不管三七二十一”都標注版權先保護起來,他將這一行為稱之為“圖霸”,“不少圖片連他們自己都證實不了擁有版權,或者圖片版權早已過期等”。

記者所在的媒體社交群組里,不少自媒體從業者紛紛抱怨起曾經收到視覺中國的“賠償”要求,李翰(化名)所在的公司曾被視覺中國要求“100多張圖片侵權,賠償二十幾萬”,后來經過一番對峙,李翰回憶道,最后視覺中國發來了五張法院傳票,聲稱有五張圖片侵權。

李翰認為,很多被視覺中國聲稱“侵權”的圖片,實際上它們自身也拿不出版權證明,“牽涉到成本,視覺中國能嚇唬到一個是一個,我們當初表示‘那就法院見吧’,他們自己反倒撤訴了。”

除卻這一情況,王小艷還發覺,視覺中國里的一些藝人圖片鏈接顯示“未獲得人物肖像權或所有物權”,這樣的圖片拿出來賣,甚至還賣到了藝人的經紀公司頭上。“保護知識產權是好事,版權也應該被保護,但視覺中國的吃相太難看就不雅了。”她認為,視覺中國到處以保護版權的名義發函,但也該正視下侵犯藝人肖像權的事了。

馮華魁直呼,“國家對版權重視是好事,版權保護也是正義之舉,但若像視覺中國的手段來維護知識產權,到底是誰的悲哀?”

是否“釣魚”?

如今,視覺中國已成為眾矢之的。

據視覺中國官網介紹,作為一家以“視覺內容”為核心的互聯網科技文創公司,視覺中國2014年在A股上市(股票代碼: 000681)。它整合全球優質版權內容資源,通過互聯網版權交易平臺提供億級的高質量、專業性的圖片、視頻及音樂素材,為內容生態中的生產者與使用者提供全方位的版權交易和增值服務。據公開資料顯示,“視覺內容與服務”是視覺中國核心主業,占上市公司總收入 82% 。

經濟觀察網從天眼查數據獲悉,視覺中國主體公司為視覺(中國)文化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其涉及法律訴訟達135條。其中,89條是因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而起訴他人或公司。

記者從歷年年度財務報告來看,自2015年至2017年的營收分別達5.43億、7.35億、8.15億;而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達1.58億、2.15億、2.91億。而從其發布的2018年三季度財報來看,公司合并層面營收達 7.01億,實現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達 2.20億,其中 “視覺內容與服務”實現營收5.74億,核心主業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2.32億。

數據顯而易見,核心業務的營收及利潤都在逐年大幅增長。

然而,正是這一核心業務被企業等質疑視覺中國存在“釣魚維權”,其主要盈利的方法便是通過維權來獲得創收,甚至“輕松”獲客。

對于視覺中國的商業模式,張穎曾言辭犀利地予以批評——“侵權確實不應該,但這種漫天要價的商業模式更不應該,現在還變成了這家公司的核心商業模式,也是好笑了。”

針對外界詬病視覺中國“釣魚”維權的盈利模式,經濟觀察網向視覺中國方面加以問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層人士強調,“民眾版權意識如此薄弱,讓人汗顏,關于版權問題,媒體人不知道也好,裝不知道也好,視覺中國前行之路任重而道遠,相信有思考能力的人是可以看清問題本質的。”

然而談及“鷹眼”系統下的核心業務是否存在“釣魚”維權之嫌疑,上述人士并未予以解答,而是回應“請關注我司視覺中國影像在微博、公眾號發出的聲明和公告”。

TMT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并報道TMT領域的重大事件,時刻保持新聞敏感,發現前沿趨勢。擅長企業模式、人物專訪及行業深度報道。
重要新聞線索可聯系[email protected]
上海时时乐2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