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时时乐200期走势图|
首頁

《中國青年》封面報道:VIPKID創始人米雯娟把世界變成孩子大教室

2019-04-12 14:18

 

6

《中國青年》雜志 2019 年第 6 期封面人物 米雯娟

以今天的視角去觀察,2000 年,曾是很多人的人生起點。

這一年,波瀾不驚度過 “千年蟲” 危機的 IT 業,趕上了第一次互聯網泡沫危機。

馬化騰的 “企鵝” 還在生死線上掙扎,正在四處尋找買主和投資人;

而年初剛剛拿到投資的馬云則高調地舉辦了第一屆 “西湖論劍”;

李開復辭別中國,回微軟總部做了全球副總裁,但是他在網上給中國大學生寫了兩篇文章,一度在互聯網和中國高校中廣為流傳;

這一年,俞敏洪建立的 “新東方” 發展迅速,已經占據了北京約 80%、全國 50% 的出國培訓市場,年培訓學生數量達 20 萬人次;

也在這一年,后來遇到頗多爭議的 “北漂” 青年羅永浩給俞敏洪寫了一封求職信,經過三次試講,他成了北京新東方學校的一名任課教師。

他們的經歷在互聯網勃興的二十年里成為家喻戶曉的故事,他們的成功與互聯網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但似乎又都與 “互聯網”+“傳統教育” 隔著一條看不見的暗河。

多年以后,李開復創立的創新工場以天使投資人的身份投資了一家互聯網教育初創公司 ABC 英語,而騰訊系、阿里系的資金則在其后進行了跟投。

一系列的重量級投資人持續進入,使這家公司在創立五年后就達到了 200 億元人民幣的估值。而外語培訓行業則一致將這家公司視作 “新東方” 最有力的競爭者之一。

2000 年,就是這家公司的創始人米雯娟的起點。這年夏天,米雯娟坐著火車從哈爾濱到了北京。 

北京

正是剛熱起來的北京,米雯娟出了北京站,迎面而來的是熱鬧的人群和夾雜著沙塵的夏風。

對于來北京打拼的女生而言,這是一個多少讓人有些迷茫的城市。

街頭飄著的是梁靜茹的《勇氣》和羽泉的《冷酷到底》,城四區的房均價還在 5000 元左右徘徊,“四環” 路與 “五環” 路還在規劃圖上躺著,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月工資可能才 500 元,而紅色的夏利出租車每公里只收你 1.2 元。

其時,被美國專欄作家托馬斯?弗里德曼認為正在 “抹平世界” 的互聯網,還只是一家又一家網吧的盈利工具。

跟著米雯娟一同到達北京的,還有一大摞印刷品,是在哈爾濱印好的課程資料。

之所以千里迢迢搬運來北京,是因為她認為印刷費很貴,哈爾濱既然有現成的東西,能省則省。

米雯娟為此支付的成本是,出站的時候她行李超重 “罰了不少錢”,因為不熟悉情況而搭了輛 “黑車”,從北京站到南三環的洋橋,司機要了她 50 塊錢。

洋橋附近有個大中電器和亞細亞商場,商場里開了家麥當勞。在麥當勞邊上有個二層小樓,這里就是米雯娟的工作地。米雯娟的舅舅在北京搞了個 ABC 英語培訓班,兩人一起創業。

“我們租了兩間當教室,但是不能住人,所以又在旁邊租了個民宅,五六個女生一起住上下鋪。” 這是她在北京的落腳點,也是創業人生真正開始的地方。

其實,米雯娟最初設計的人生道路,是讀語言預科班,然后去國外留個學。

“大方向上是不再選擇國內的高考”,因為她自認為 “即便考大學也上不了清華北大”。

在理想與現實之間尋求平衡,一邊學英語,一邊在舅舅辦的英語培訓班里幫忙批改作業、教小孩子英語,成了米雯娟青春的一部分。

教課的地方白天是課堂教室,晚上就是睡覺的地鋪,就這樣 “工作” 兩年后,米雯娟的想法徹底改變了,她決定先不出國,繼續在國內教英語。

“其實這個決策也不難,因為我當時覺得教英語是特別快樂的一件事情,如果能夠幫助更多的孩子去學英語,這也是一個很好的發展。”

1

的初心

在舅舅的 ABC 英語培訓班,米雯娟擔任 “首席打雜官”,舅舅負責講 “興趣教學法”“音標教學法”。

創業過程自然艱辛。

發傳單、當老師、做行政、管課程研發,米雯娟一邊工作還一邊去遠在通州的宋莊考了個駕照,因為她還要當司機接送其他老師。

這段經歷,在今天的講述中會成為米雯娟一筆帶過的幾句話,但是熟悉北京地形的人都知道,這一天的路程絕不是一腳油就能解決的事情:

在洋橋開設第一個培訓班之后,很快他們就將事業擴展到了青年路、西單、中關村,這四個點的老師接送、送餐工作都由 “首席打雜官” 來兼任,“早上起來開車從洋橋去通州接老師們來上課,然后中午做好飯還要一路送過去...... 晚上送飯到最后一個地方的時候就教課,在那邊講課到九、十點鐘,然后再回來。”

每天,米雯娟的行程幾乎要繞偌大的北京城兩圈。北京的道路清晰記錄了一個女孩子如何變成女漢子。忙到大半夜,回到住地的米雯娟還要抽時間自學,“每天到夜里一、兩點都是學習時間。”

早上六點要起床去接送老師,基本上她是睡不了幾個小時的,“開車的時候就很容易犯困,在三環路上稍微打個盹就恨不得碰到馬路牙子那種感覺,特別嚇人!”

最嚴重的是 2002 年的一天,米雯娟開車去送飯,自己也沒來得及吃,又累又餓,車到國貿的時候她實在忍不住,下車伏在路邊吐了半天,喘息完之后再繼續上路...... 

通過自學和自考,米雯娟拿下了英語四六級、北京外國語大學的專科和天津外國語大學的本科學歷以及翻譯證書 —— 這種每天都是拼過來的日子,充實了一個 “瘋丫頭” 的人生。

而所有這些爆發出來的潛能,來自于她內心 “想當一個好老師” 的原動力 ——“我覺得我的初心和目標始終都在那兒,就是要做一個好的英語老師。

這個目標 “特別簡單”,但是怎么達到這個目標其實很難,因為要成為好的老師,首先要成為一個好的學生,“需要學很多東西”,所以米雯娟逼著自己一路學了下去,一直到長江商學院的 MBA。

很快,米雯娟所在的 ABC 英語就在教育市場有了名氣,“成了兒童英語教學業內的佼佼者”。而在這期間,米雯娟又獨自去上海開拓市場,一個 20 來歲的女孩子帶起了一個 40 多人的團隊,每個人的年齡都比她要大不少,里邊還有很多老外。

第一年,她帶著團隊就在上海做出了 1000 多萬的營收。到了 2009 年,ABC 英語已經進入了全國 5 個城市,開了 20 多個校區,擁有 1000 多個員工和兩萬多名學生,年營收達到 2 個多億。

2013 年,米雯娟離開 ABC 英語,獨自創立 VIPKID。選擇單飛的她,至今保持著當初 “女漢子” 般的修煉方式:每天 5 點半左右起床,先看一個半小時的書,然后去健身,做體能訓練,65 公斤屈腿硬拉,200 多個立臥撐跳。之后,進行一整天的工作,凌晨一點之前睡覺,四個半小時后周而復始。

當初那個想當一個好的英語老師的愿望,已經由于所處站位的不同而被更廣闊的視野和想法所取代,“在云端構建世界大課堂”,這個看起來有些 “高冷” 的設想,正在米雯娟的強勉之下一點一點變成可觸摸的現實。

2

限的人生

2017 年 11 月,四川大英縣石門小學來了一位 “大米” 老師,她以助教的身份幫助鄉村小學的孩子在大屏幕上與來自美國俄亥俄州的珍妮老師在線互動,現場,她還給小朋友們繪聲繪色講起了《玩具船去航行》,一如當初剛到北京時講課的模樣。

米雯娟這次訪校的課堂是 “VIPKID 北美外教進鄉村” 公益計劃的一部分,幾年之中,這個公益項目已累計為全國一千多所學校的三萬名學生提供了在線英語課程,讓孩子們能夠在專業外教幫助下學習英語和了解國際文化。

米雯娟告訴《中國青年》記者,她在英語教學的過程中曾經不止一次思考過一件事,“沒有海外留學條件的小朋友就不能接受到國際教育么?”

這個問題的答案,在她創立 VIPKID 之后,已經基本得到了解答。

“我們改變了過去延續了幾百年的傳統課堂模式,打造了一個云端的大課堂,讓教育更加個性化,讓優質資源更加普惠,讓三四線城市甚至鄉村的小朋友都可以接觸到優質的外教老師。”

米雯娟坦承她再次創業的 “初心”,“如果我的目標是做一個很能賺錢的公司,我當初在 ABC 英語已經實現了,可以這輩子就做這個,一直做到退休。

但我不想以這樣一種方式結束。我是發自內心地熱愛教育,夢想用優質的個性化的教育啟迪孩子不一樣的人生,把它真正當成我一生的事業,我想要的是探索更好的教育,尋找更好的商業模式,所以我知道,我還遠沒有做到!”

3

在千禧年之后的十多年里,互聯網的力量劇烈地改變了中國與世界的產業模式,每個人作為這一進程的旁觀者顯然都無法置身事外。

“教育培訓有沒有更好的方式?它未來的發展是什么? 我還能干點啥?有什么更好的方式去成長?”

米雯娟用了半年時間拜訪了國內外 20 多家在線教育公司和 50 多位創始人,漸漸發覺互聯網對教育的最大顛覆有兩點:“互聯網能夠影響教育資源的分配方式,互聯網能夠為教育提供更多內容呈現、教學互動等方面的不同方法”。

而 “線下優秀的外教稀缺,優質教學內容匱乏,用戶付出的時間與交通成本高” 這些痛點,都可以通過互聯網的方式解決,“利用互聯網的力量,讓中國小朋友能夠接觸到全世界優質的師資,讓每個小朋友都享受優質的教育”,這樣的事業,幾乎沒有邊界可以限制。

米雯娟從 ABC 英語抽身出來,她走得很 “堅決”,沒有帶走一個人,也沒有拿一分錢的投資。她擔心如果向家里人伸手,會再次形成 “路徑依賴”,“應該讓創新沒有負擔,從頭開始做。”

米雯娟自信選擇是對的,“我相信孩子們的需要,我相信這是未來的趨勢。” 但是在過程中會碰到什么困難,老實說,她自己心里面也沒有準備。

實際的情況,果不其然困難重重。

一個沒有 “高大上” 學歷的創業者,一個沒有所謂 “互聯網思維” 的教育從業者,過去的經歷再輝煌,放在資本用來考察創業者的模式里也是讓人心存疑慮的。

米雯娟穿上西服很正式地去參加投資人的決策會,到了現場一看,大家穿的都是中關村的 T 恤牛仔褲那種風格,“一看我就不是互聯網背景的”,而投資人也確實不認同她,全部投了反對票。

甚至家長、老師、來面試的員工都不認為這是一個可行的商業模式,“我們面臨很多質疑和挑戰,當時大家都覺得孩子在線上學習是天方夜譚。”

非議與質疑層出,“孩子在網上學習根本不靠譜,就是一個神話”“美國人根本看不上這點兒錢”“在線自主研發教材根本不可能”“在線課堂的體驗無法保證,尤其是延時,根本無法克服”“孩子在線學習就是玩兒,根本學不出什么效果”......

招不到學生、拿不到投資,這是起步階段讓米雯娟最感頭痛的兩個問題。

要是別人,早就被壓趴下了。米雯娟憑著一股軸勁兒堅持,每天背著她的大電腦包持續不斷去見投資人,“曾經在三個月內每天要見三、四撥投資人,這樣的密度相當于天天都要去接受人家對你的尖銳挑戰。”

這無疑相當需要強大的精神抗壓能力。曾和她一起參加創業營一起穿越戈壁的陳媛,是她最為堅定的支持者之一,但是米雯娟曾經勸她,“在沒找到投資之前,你不能辭職過來。”

有時候米雯娟見了一天的投資人一無所獲,回到辦公室,發現只有陳媛在等她。兩個姑娘一起復盤當天的情況,陳媛很動容地摟著她,心疼這個比自己小兩歲的小伙伴......

最后,創新工場向她們伸出了手。米雯娟拿到了第一筆投資,也有了工位和十多人的隊伍。

“我們在朋友圈里招生,第一期只有四個小朋友。說服第一個外教加入,幫他打消各種顧慮,我花了 5 個小時。無論是我們,還是家長的傳統觀念,還是外教的教學方式,都需要去突破。”

而說服他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把 Demo (樣本) 做出來,讓大家知道在線教育是真實有效的。

打磨產品、改課件、不計成本地組建中美教研專家團隊、自主研發課程內容......“夯實了教研板塊后,我們做出了 Beta 版產品,發起實驗班計劃,每個月招 10 個種子學員,和幾個老師一起,提供三個月學習課程,學習結束再返還學費。首批學員大多來自我們投資公司的高管們的孩子。”

教學效果出人意料得好,甚至有不愛學英文的小朋友在上完課后主動跟家長提要求要接著上。這不僅讓投資人看到了希望,也讓米雯娟信心大增。

2015 年 5 月起,VIPKID 的營收以每月 30% 的速度增長。“年底完成 2000 萬美元 B 輪融資,2016 年 8 月完成了 C 輪 1 億美元的融資,9 月單月營收達到一億。”2017 年,VIPKID 對外宣布營收突破 50 億元。

“在我從事教育的 20 年里,我從未感到像現在這樣擁有力量,這一切都是因為我當時勇敢邁出了這一步。回顧我過去短短的人生,如果說有什么信念是讓我受益最多的,那就是永遠不要讓別人覺得你應該去做什么、能夠做到什么樣的程度。不要讓環境、規則和偏見決定你應該如何選擇人生之路,最重要的是遵從自己內心的價值,去做自己認為此時此刻對自己最為重要的事情。” 接受《中國青年》記者專訪,米雯娟如此坦言。

4

把教育做到全世界去

現實場景常常如此:北美的教師在家里打開計算機,就可以給中國的孩子上課,他們只需早起個把小時就行,不耽誤白天的任何事。

而北京這邊,晚上九點之后東四環外的達美中心里依然燈火通明,VIPKID 的很多員工還在崗位上 “奮戰”。

一來他們要跟遠隔重洋的外教們保持工作時間同步,二來,孩子們學習結束,VIPKID 的工作人員要回看教學視頻,總結當天的教學情況和改進意見并反饋給教師和家長。

“VIPKID 可以通過人臉識別、情緒識別等技術抓取用戶上課數據 (如瞳孔和表情變化等),對師生的表情進行分析,計算分析用戶的視線關注情況,了解在有效的在線遠程學習過程中促成用戶專注度形成與知識習得的關鍵因素,進而讓學員更高專注、更高效地學習。”

外教與學生用 1 對 1 的方式授課,輔以先進的科技手段,“教學相長”,這個樸實的教育愿望,似乎正經由 VIPKID 變成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

這樣的效果,也使得 VIPKID 的用戶自然而然地向周邊國家擴散,“創新工場的 LP (合伙人) 中有一家韓國機構,其中有幾位高管的孩子在 VIPKID 學英語,(他們) 圈子里其他人聽說效果不錯,就也給孩子報了名。日本用戶增長的方式也大體類似。” 

英語教育市場已不是米雯娟唯一的目標,使用同樣技術,中國的教師可以面向海外市場提供漢語教學服務,比如 “海外中文課堂 Lingo Bus” 計劃用三年時間招收 5 萬學員,培養超過一萬名優秀教師,同時覆蓋超過一百個國家 —— 這個模式可以推向全球,讓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都可以跟著 “當地人” 像學習母語一樣學習外語,其增長的空間不可估量。

而除此之外,“我們將圍繞用戶需求,探索更多 K12 教育的未來......” 學語言如此,學物理化學計算機,不也可以依樣而為嘛!

米雯娟作為在線教育試水者,看得很清楚,舉一反三,循環復制,這種自我拓殖模式事實上為公司構筑起了深深的行業 “護城河”。

5

“如今,VIPKID 已經成長為全球最大的在線少兒英語品牌,簽約北美外教數量超過 6 萬名,付費小學員數量突破 50 萬。”

人在家中坐,師從天上來,美國彭博商業周刊則專門為這家公司的 “Teach globally,Work locally (教學全球化,工作本地化)” 的 “共享教育” 模式寫了篇報道,幽默地聲稱 “如果美國不為它的教師們買單,那中國來!”

在 Glassdoor 評選的美國最佳雇主榜單 100 強全球公司中,VIPKID 是唯一一家中國公司,比蘋果、惠普等公司的排名還靠前。著名招聘網站 Flexjobs 則將 VIPKID 評為 “全美最適合在家辦公的公司”,擊敗了亞馬遜、戴爾等老牌巨頭企業。

快速的擴張,也使得米雯娟的工作時間緊湊到幾乎可以用 “密不透風” 來形容。

為了節約時間,她已經把家安在了公司樓下。團隊擴展到了近萬名員工,這使得剛搬入的新辦公室很快就變得工位緊張,公司不得不又在相鄰的寫字樓里租下了多達十個樓層的空間安置新來的小伙伴。每到飯點,電梯里滿滿當當幾乎都是 VIPKID 的員工。

經過創業五年的磨礪之后,VIPKID 已經初步實現了 “云端大課堂” 的設想,互聯網和新技術的加持,讓這家初創公司成為在線教育里罕見的 “獨角獸”。

“作為一家以技術驅動的全球在線教育公司,我們視角中的未來教育形態將是一種全新的教育模式。”

在 VIPKID 看來,這種 “新教育” 模式將與過去工廠化的教育理念截然不同,教育將變得更加柔性,更加個性化,“‘新教育’的時代正在到來,在圖像識別、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幫助下,我們正在實現舊教育向新教育的過度,我們要將這些新的技術運用到教育領域,幫助我們實現教育的持續創新。” 

教育的界限正在被這些創新者漸次打破,“我們要把世界變成孩子們的大教室,讓世界各地的小孩通過學習彼此的語言實現連接。未來 K12 教育一定會變得很不一樣,所以我們需要重新定義學校,定義學習方式。

米雯娟說,“我很感激我自己從事的這項事業,在讓我去探索一個不受限的人生的時候,能夠把更多的可能性也帶給孩子...... 我們應該做的,是把他們帶進世界這個大課堂,給他們最好的教育資源,讓他們去探索成為最好的自己。”

上海时时乐200期走势图